非典型镜面反射-58

246

兴欣进入了第九赛季的决赛。

第二天早上醒来,陈果仍是觉得有些恍惚,他们兴欣,曾经的一支边缘战队,居然站上了每年最受瞩目的舞台,即将角逐这个赛季的总冠军。

陈果在酒店餐厅看到了正在沙拉柜前无精打采地挑着生菜叶拌个沙拉吃的叶修,她拍了拍叶修的背,不知第几次跟他确认道:“我们进决赛了是吧?”

叶修歪头看了她一眼:“嗯。”

陈果美滋滋地笑了:“嘿嘿。”顿了顿又问,“你怎么只吃菜叶啊?早餐不吃点热的怎么行,我给你舀碗粥喝。”

叶修:“免了,天太热,吃不下。你也别太兴奋了,只是进入决赛而已,又不是已经拿到冠军了。”

陈果哦了一声,可这也不是她能控制的,她至今仍处在极大的喜悦之中,并且有着极大的不实感。

昨晚兴欣回酒店的路上,陈果十分激动,连连夸苏沐橙刚才在记者会上的表现惊为天人,一颗脑残粉的心得到了满足。

“老板你这样不行。”魏琛道,“作为老板应该收一下粉丝心态是不是,不然显得不够庄重。”

陈果捂着脸:“不行我真的太激动了,我好想下车跑圈。”

叶修道:“晚上一个人不安全,让魏琛陪你去吧,他长得安全。”

魏琛:“长得安全这个说法可以称得上是人身攻击了吧?我要匿名举报叶修大神欺负小透明。”

叶修:“你举报吧。”

苏沐秋:“你还透明?小浑浊差不多。”

魏琛:“哇,你们两个合伙来欺负弱势选手,我现在就要离开这个队伍。”

叶修从口袋里掏出半包皱巴巴的烟:“下次见面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这包烟就聊表我的心意,你以后看见它就像看见我,可以睹物思人。”

魏琛:“……你真的很过分。”

不哄我也不挽留我。

大渣男。

魏琛气苦,一晚上就把那半包烟给抽完了,眼不见为净。

由于这几人昨晚的打岔,陈果都没机会用力感受一下胜利的喜悦,等到晚上终于躺到床上了,才开始细细回味起来。夜深人静,一个人躺着,越琢磨越觉得不真实,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还是极端飘忽,直到看见叶修那张处变不惊的脸,一颗心才重新落了地。

粉随爱豆,爱豆这么淡定,自己也必须有点未来冠军队老板的气质。

于是今早陈果也随爱豆清心寡欲地吃了素。

中午上了回H市的飞机,落地后一群人在机场遇到了基数庞大的人群,他们手里举着印有兴欣、叶修还有其他选手名字的牌子,穿着统一的文化POLO衫,群情激昂地等在机场出口处,一时间让普通路人和登机客以为哪位大明星要来H市拍戏。

同时还吸引了一些吃瓜群众也跟着一起站在原地翘首期待。

机场处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异常,查询了即将到达的航班记录,却没在头等舱看到什么演员或者歌手再或者是偶像明星的名字。

再一查灯牌上的叶修、苏沐橙、邱非等人的名字,通过信息发现是最近一班Q市开往H市的航班中坐经济舱的一群人。

兴欣,一支进入职业联赛决赛的队伍,至今仍然全员都坐经济舱,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上半赛季曾经有真爱粉为兴欣作曲一首:“我们兴欣真的穷”。

很适合此情此景。

而此时的兴欣,在刚下机取行李的时候忽然被十几位安保人员包围,惊疑不定。

苏沐秋指着魏琛:“是不是你干的!”

魏琛:“我什么都没干好吗!我发誓我最近绝对没做违法乱纪的事。”

叶修凉飕飕地飘来一句:“最近没做就是以前做了的意思咯?”

魏琛:“都这时候了你们就别咬文嚼字了好吗?”

几分钟后兴欣得知是机场外的粉丝人数过多,因此由安保来进行一定的防范和保护工作,以免发生意外。

魏琛得意:“看来我现在真的很红。”

苏沐橙正在看网上的图透,很残忍地打破了魏琛的幻想:“我刚才看微博上粉丝发的现场图,大概就十几个人举着魏琛的名字。”

魏琛受伤,叶修安慰道:“没事,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很长。”

魏琛受到叶修的安慰,心里觉得奇怪,明明觉得奇怪,但仍然是被取悦了。

叶修接着说:“等你以后经历得更多,再看自己的粉丝依然还是那么少,就不会因此难过了。”

魏琛:“……”

用自己的舌头狂怼这人的嘴唇算犯法吗?

等到兴欣众人出了机场才发现出动安保真的不夸张。

这次和霸图一役并获胜之后,兴欣的人气再次引发了一个狂潮。

机场的接机人群便是一次极好的证明。

这次在兴欣到达之前一直是由叶修的粉丝在全场控制秩序,兴欣的粉丝有不少是热血直男,当然也有可爱的小姐姐,但大部分都不太了解接机这个活动一旦乱成一团必然会给兴欣的形象造成很大的影响。

所以当昨晚兴欣粉丝提出要到H市机场为兴欣接机并得到众多响应之后,一些较有经验的粉丝主动申请了管理的职责,并带来了应援物品。

在小哥哥小姐姐的管理之下,现场虽然人数众多,但都井井有条。

可等到兴欣露面之后,场面仍然是有些失控。

大家都在各自叫着自己喜欢的选手的名字,也出现了一些推搡的情况,还有兴欣战队粉气势如虹地拉着横幅在喊口号。

兴欣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架势,叶修也是。

毕竟原本世界的粉丝都没有这么外露,除了在比赛的时候很乐意互相嘘来嘘去,平时倒真没什么过分表达喜爱的举动。

但在开头的一阵骚动混乱之后,小姐姐们之前苦口婆心的教导总算起了作用。

粉丝见兴欣举步维艰,便向两边分开,很主动地为兴欣让出了一条道路。

然后他们开始大喊这场比赛中MVP的名字,罗辑的名字整齐嘹亮地响彻这片机场。

罗辑出道也有两年了,但什么时候见过这个架势啊。

罗辑一时间羞得满脸通红,别过脸又因为在安保的包围圈下和旁边的人离得过近就一头埋到人家脖子窝。

霎时间一股带着烟草味的沐浴乳香充斥鼻腔。

啊,队长。

罗辑这下耳朵根都红了,粉红色蔓延到脖子,一边说着抱歉一边想退开。

结果叶修一手按着他的脖子护着他通红的脸,一手举着食指放在嘴边做出嘘声的手势。

就像是在无声地说:

别喊了,我们家小选手都害羞了。

原本还冷静的小姐姐们立刻少女心萌动被叶修撩得嗷嗷叫。

屋里叶,撩人于无形。

一位小姐姐用颤抖的手发出了这条微博,附上一张叶修护着罗辑的图透。

有惊无险地上了车后,罗辑状若无意地翻着微博,很快就搜到了不少他和叶修不同角度的合照。

惊天巨糖!

我爱罗叶!

我CP终于有官粮!

罗辑看着这些小姐姐的嚎叫,嘴角偷偷流露出一抹笑意,并把几个粉头添加进了悄悄关注里。

车开到了上林苑,一行人嘻嘻哈哈地走到家门口,叶修却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247

上林苑附近的一家咖啡店包间,叶修对面坐着这个世界的叶修的父亲。

叶修端详他片刻,发现单从外形而言,他与自己的父亲别无二致。

只是身上的气质的确是不同的。

他的父亲是军队出身,身上有一股军人气场,一种天生的正直。

而这位父亲从商,他更为精明,眼神也更为深邃,让人看不透。

但两位父亲都遇上了一个不省心的儿子,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叶父喝了口面前的澳白,用一种平和的口吻问道:“你还不准备回家吗?”

叶修搅了搅面前热巧克力上的奶油,揣测着如果是这个世界的叶修,在此刻他会说些什么:“您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来找我呢?”

叶父:“我要是再不来找你,你大概要忘了你还有个家。”

叶修不语。

叶父:“你玩够了没,是不是该跟我回家了?”

叶修:“您也应该知道再过三天就是决赛了,这个时候我可能跟您回家吗?”

叶父点点头:“也是,你很倔。我早该知道的。”

叶父接着说:“我这次来,并不是要劝你回去,毕竟我从最开始就知道光用劝的你不会跟我回去。不过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之前我为了让你回家也做出了一些努力。”

叶修不置可否:“包括在网上用不实的语言抹黑兴欣吗?”

叶父耸耸肩:“你应该也知道我请的人不过是做了些煽动,真正言之凿凿地攻击你们的,还是那些自以为知道真相的正义网民。”

叶修笑了:“那的确是。”

叶父问:“给我一个期限,你知道我不会放任你无休止地在这里荒废时间。”

叶修:“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叶父:“我最开始也没有想到你会被那么难听的谣言中伤,如果你因为这件事而跟我生气,我可以向你道歉。但是你不应该做出这么任性的事,家里人因为你的原因弄得焦头烂额,你这么大的人了都没有一点责任心吗?”

叶修:“我并没有因为那样的事对你生气。

“或者说,倘若你针对的仅仅是我,我并不会感到愤怒。

“因为那是应该的。父母教训不听话的小孩不需要问心有愧。

“但是兴欣的其他人不一样。他们只是为了梦想在奋斗的一群年轻人,您不应该对他们心怀恶意。

“当然不愿意和您回家,不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我有了足够的自立资本,也大概为您的公司付出了许多,现在难道不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吗?”

叶父笑了一下:“心怀梦想的年轻人?那你呢,你年轻吗,你还能打多久?就算你现在能在这里叱咤风云,等到两年后三年后呢?你还能带给他们胜利还能作为他们的仰仗吗?到时候谁还会需要你?把一支破破烂烂的队伍拉扯到今天,对你而言又有什么利益?说实话你要是真想玩电竞,我为你买下一支豪门队伍也未尝不可,你会有最强大的材料储备最精进的技术人员,也不需要浪费这么多时间在这样一支有这么多漏洞的队伍上。你跟着我学做生意这么多年,这买卖到底是亏是赚你算不出来吗?”

叶修:“如果一切都可以用利益和价值来计算的话,那我追求的东西也就没有意义了。”

叶修阻止了叶父接下来要说的话,“我知道您可能要问我意义的意义又是什么,这当然是个很难解的问题,以您的口才或许会把我逼入绝境。所以我现在不是在和你商量,也不是妄图说服你。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为之追求的在你眼中也许并不是什么不得了的好东西,但是我就是想要的不得了。

“请不要阻止我。”

叶父:“如果你付出了很多时间,付出了一生最大的努力,你也不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呢?你应该知道,太好的东西想要的人总是太多,对于大多数普通人人来说,得不到才是常态。”

叶修:“您的儿子可不是普通人。”

评论(237)

热度(6684)

© 悠悠堇 | Powered by LOFTER